您的位置: 凉山信息网 > 时尚

金风科技的隐忧:三北风电供求失衡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4:09

金风科技的“风电场开发销售”模式一直刻意保持神秘:不披露各省风电场的装机总量、不披露各风电项目并网比例、不披露利用小时数、更不披露具体风电场的盈利情况。最为详细的回复是“三北地区均开发了的风电场,西北地区的甘肃、新疆最多”。

记者在甘肃、新疆实地采访时,业内人士预测,整个甘肃地区2013年风电利用小时数1400多小时,远低于业内公认的1700小时这一盈亏平衡点。新疆的风电场由于总体装机规模不大,整体盈利情况稍好,能保持盈亏平衡。

风力发电行业整体低迷,金风科技能够独善其身么?

“三北”弃风严重

“总是有那么一些风机停着不转,不是没有风,而是把头侧了过去。”在金风科技风电场的所在地,村民从不讳言身边的弃风现象。

记者在甘肃酒泉地区的瓜州天润风力发电有限公司(简称“瓜州天润”)进行实地调查。金风科技通过转让该公司部分股权已经确认收益投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今年弃风现象比往年还要严重,1-7月份总的发电上网量同比减少12.58%。”

瓜州天润并非孤例。记者所采访的甘肃地区风电场业主大多数表示,“因为不断有风电场投产,整个甘肃地区风电场总的上网电量在提高,但是单个风机利用小时数下降了,今年可能比去年亏得还要多。”

风电场几乎不能凭一己之力扭亏。

据记者了解,从2009年8月第一个千万千瓦级风电酒泉基地开工后,风电装机爆发式增长,今年底酒泉千万千瓦风电基地二期即将并网投运,届时酒泉地区风电装机容量将达到1000万千瓦以上。与快速增长的风电装机不匹配的是输送能力,据当地政府介绍,甘肃地区发展滞后,用电量很小,消纳本省的火电都成问题,更无法消纳风电。而外送通道容量又不足,之前酒泉大部分风电通过2010年投产的750千伏武胜-河西-酒泉-敦煌工程送出,送出能力只有330万千瓦,风电根本送不出去。

甘肃风电是“三北”风电的缩影。国家能源局上一任局长张国宝提出“风电三峡”,在风资源条件好的三北地区,建设了大量的风电场,但是远离负荷中心,电网的消纳能力有限,限电弃风现象严重,风电场的效益普遍不佳。

虽然国家能源局一再重申风电利用小时数低的地区不再上马新的风电项目,但是记者日前遍访三北地区,得知这些地区由政府审批的风电装机规模仍然在不断扩大。业内人士判断,今后几年风电场的盈利能力将越来越差。

“开发销售”模式风险

顶着亏损的压力投资风电场是一个怪象。

甘肃当地一位政府官员表示,“有些业主因为建设风电场资金链断裂,被迫中途将风电场转让。投资风电场必须要有雄厚的资金实力,得亏得起。”

现在风电场的投资主力是五大电力集团,他们的投资动机是改善业务结构,提高清洁能源比例。即便不是五大电力集团,也是各色国有企业,记者走访风电基地瓜州的风电场,当地的向导竟然很难找到一家民营企业。

业内人士指出,国企一方面是响应国家发展清洁能源的号召,一方面也为抢占资源,毕竟风资源也是有限的,不抢就没了,至于现在的盈利,大家考虑得并不多。

金风科技的风电场开发销售,比起欠缺理性的国企,有着更为复杂的目的,其中之一就是拉动风机销售。

作为国内第一大风机制造企业的金风科技,在2012年年底,已经拥有已完工风电场装机容量1239.5MW,约合权益装机容量740.0MW;在建风电场项目装机容量1115.5MW,权益装机容量1029.6MW。

开发风电场的资金消耗量巨大,2012年分部报告显示,风电场开发的总资产已经达到128.04亿元。其实,在风电场建设中,自有资金很少,大部分是银行贷款。2012年年底,自建风电场总负债为96.73亿元。

换句话说,金风开发风电场是在客观上起到了“用银行资金消化风机库存”的作用。

即便出售风电场也不能及时收回资金。比如,2010年处置达茂旗天润49%股权及控制权获得的对价为2.09亿元。但2010年对达茂旗天润的应收账款为0.69亿元,2011年对达茂旗天润的应收账款余额为5.28亿元,2012年对达茂旗天润的应收账款为3.67亿元,为达茂旗天润提供2.35亿元贷款担保,2020年才到期。

“公司控股的项目公司实施风电场开发销售业务,将风力发电机组销售给项目公司,在合同报表时销售风力发电机组的收入和利润相互抵消。出售风电场项目公司股权时才能实现利润。”金风科技几年前称,这种会计处理方式导致利润的递延。

然而,风电场受行业环境影响业绩下滑,金风科技既不能顺利销售,又不能靠售电赚取利润,开发待售风电场资产越来越多,储藏的风险越高。

济南银屑病医院医生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是医保单位吗
济南银屑病医院电话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是医保医院吗
济南银屑病医院在线咨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