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凉山信息网 > 科技

设在医院的灵堂

发布时间:2019-11-09 19:19:16

设在医院的灵堂

原来,常福德见事情越闹越大,就给儿子打了,如实把情况说了。儿子连夜赶回来了。他回来后,找到医院,得知医院已经把情况搞清楚了。原来小虎得的是急性脑膜炎,这种病这些年很少见,发病也非常的快,发现的迟就来不及了。所以,尽管医生的诊断和处理

常福德老两口万万没有想到,上午还活蹦乱跳的孙子一下子说没就没了。他们想不通呀。

早上放学回来,小虎喊头痛。常福德就带他去医院看病,医生经过检查,决定给小虎打吊针。就开了药,让常福德从药房取来药,让护士给吊上了。常福德就在旁边看着,谁知刚挂了一半,常福德就发现孙子不对劲,他脸色发青,呼吸急促,头上不停直冒汗。他赶忙喊护士。护士赶来一看,顿时也慌了手脚,急忙拔掉针头。可是,这一切似乎都有点迟了,小虎已不省人事,休克了。

虽然医院经过几个小时的全力抢救,但都于事无补,小虎终于再没醒过来。

一看孙子没了,常福德和老伴顿觉天坍塌下来一般,不停的重复着一句话:这可咋办呀。这让我们如何给他的爸妈交代呀?

常福德就这么一个孙子,今年刚满五岁,在幼儿园上大班。他的爸妈在外打工,小虎是跟爷爷奶奶长大的,和他们很有感情。可这一下子就没了,对他们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他们不敢相信眼前的现实,所以,当护士把小虎的遗体往太平间送的时候,老两口死死抱住小虎的遗体不愿松手,嚎啕大哭。

就在常福德为孙子的不幸悲痛欲绝的时候,一个二十五六的小伙子来到他的面前,劝说到:大叔,哭有什么用?死者不能复生。如今这医院简直就是草菅人命,只认钱。现在最要紧就是向他们讨说法。孩子不能这么白白的把命就送了。

讨说法?讨什么说法。常福德有点纳闷,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咱的孩子让他们看死了,这就是医疗事故,他能不赔偿?

小伙子这么一提醒,常福德顿时恍然大悟,茅塞顿开。他想,这小伙子说的在理,我娃是走着来的来看病的,也不至于就这么快就没命了。一定是医院把病弄错了,要不,这吊针为啥还没打完人就不行了。可他又一想,咱这农村人,在这儿无亲无友,和医院说事,能行么?

小伙子看出了常福德的担心,就自告奋勇的说:大叔,你不用担心,如今好人有的是,只要是不平之事,谁都会挺身而出帮助你的。如果你信得过我,这事就包在贤侄身上,一定会给你讨回个公道。

常福德没想到世上竟有这样的好人,感动的不知说啥好,他拉住小伙子的手说:贤侄,这事就全靠你了。叔百分之百的相信你,你说咋办就咋办。只要医院赔偿了,叔绝不会亏待你的。这样,也好给我儿子儿媳有个交代。

现在咱就找他院长去。小伙子说着就带上常福德两口子找院长去了。

一见院长,小伙子就嚷嚷开了:你们医院是咋搞的?我们的孩子让医生看死了,你们得负完全,赔偿孩子的命。

院长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听了小伙子的话,耐心的解释道:老乡,请先别发火,这事我刚听值班医生汇报了。这孩子的病有点突然,至于问题出在那儿,我们还要做进一步的调查后才有结论。

常福德和老伴不管院长的解释,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口开了,一口一个我要我孙子哩。

这一哭闹,院长的办公室里就一下子拥了一大堆人,有医生有护士,还有住院病人的家属。有劝说的,有解释的。

小伙子一看人多了,指着院长,气势汹汹的说:不行,说的再好没用,孩子不能就这么白白的死在医院里的。

有人问小伙;你是娃的什么人?

小伙子楞了一下说:我--,我是娃他爸。

娃他爸,你先冷静冷静。出了这样的事谁也不愿看到的。咱们有事好好说嘛。低声高声一样能解决问题吗。再说,是不是医院的问题还很难说吗。一个戴眼镜的医生说。

放你娘的屁。小伙子顺手给了那医生一个耳光,骂道:你他妈的良心是让狗吃了。你们把孩子看死了,不想办法解决问题,推三推四的。还叫我们冷静,我们能冷静得了吗?要是你遇上这事,你能冷静吗?

那个医生用手捂住脸,惊愕的看着这小伙子不敢再吭声了。

其他人见此情景,连忙上前,连说带劝,连拉带拽的把小伙子拉出了院长的办公室。

小伙子不肯罢休,冲着院长喊道:不赔你就别想安宁,我看你这医院还开不开?说完,这才骂骂咧咧的把常福德老两口子叫上走了。

出了医院,常福德有点害怕,他担心把事闹大了以后咋收场哩,就小心翼翼的说:咱好好和人家说吗,闹得满院人都知道了,恐怕--

小伙子不以为然的说:好我叔哩,这你不懂,你和他好说,他们就不理你。这事就是要人知道,这样他们才有压力,有利于问题的解决。

那也不能动手打人吗?

你不在气势上压倒他们咋行?小伙子很内行的说。这还不够,明天还要更厉害点才对。

常福德不明白小伙子说的更厉害的还有什么,两眼看着小伙子说不上话来。

小伙子胸有成竹的说:这你不用管,我自有安排。

第二天,医院里来了二十多个人,他们在医院的院子里挂起了一条横幅,只见上面写道:还我儿子,还我孙子。接着又抬来一张桌子,放着小虎的照片,四周又摆放了几个大花圈,在医院的院子里设起了灵堂。一切收拾停当,几个年纪大的老汉老婆就坐在院子里,逢人就说,遇人就讲,这个医院如何不负,把人看死了,现在又不承担,不愿赔偿。连哭带说,那场面,谁见不伤心,那个不落泪?说的医生护士个个回避,哭的来就医的患者扭头就走。

就这样,一连三四天,天天如此。把医院搞得乌烟瘴气,那里像医院,简直就像是火葬场。

到了第五天的中午,突然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他俩径直来到设在医院院子里的灵堂前,一把抱起桌上放着的相片,二话没说扭身就走。这可把旁边的一些人吓坏了。急忙上前拦住说:你们为何要拿我们孩子的照片?

你们的孩子?这是我们的儿子。

不行,这照片是孩子他爸放在这儿,让我们在这儿看着。

孩子他爸?我就是孩子他爸。那男的用手指了指身旁的女人说:这就是娃他妈。

众人都给搞糊涂了,他们不明白咋的又多出个娃的爸妈来,几个老婆上前扯住抱相片那男的不松手,不让他们走。

正厮打着,常福德来了,他向众人证实,眼前这个抱相片的确实是娃的爸妈。自己就是孩子的爷爷。

一听他们才是孩子的亲属,有人就迫不及待的问:那前几天那个小伙哩?

他已经被公安机关拘留了。

妈呀,我们上当了。这几天不是白闹了,工钱向谁要去呀?说着,一个个收拾了条幅,撤了设在院子里的灵堂,灰溜溜的撒伙了。

原来,常福德见事情越闹越大,就给儿子打了,如实把情况说了。儿子连夜赶回来了。他回来后,找到医院,得知医院已经把情况搞清楚了。原来小虎得的是急性脑膜炎,这种病这些年很少见,发病也非常的快,发现的迟就来不及了。所以,尽管医生的诊断和处理的措施没错,可还是没能挽救下小虎的命。对此,院方也表示遗憾和道歉。小虎的爸妈是个明白人,也就原谅了。

这时,常福德才知道,那个所谓的好心小伙子实际上就是人常说的医闹,他是专门借医患之间的矛盾,打着助人为乐的幌子,骗人钱财的。至于那些所谓的亲属都是医闹从人市上花钱雇来的。所以,就向派出所报了案。

事情真相大白,常福德内疚的对儿子说:都怪我们没把孩子们照看好。

儿子安慰父亲:咋能怪你们?是孩子命就如此。不过,既然他不在了,也不能让别人胡折腾,让他的灵魂也不得安生呀?

父子俩想互安慰了一阵,就一块安排孩子的后事去了。

(:收获)

万州文学网
亚冠
服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